【医学大咖】张瑞岩

文/斯芳

编者按:如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如何探索医者路的无限可能?【医学大咖】系列专家采访开篇医者—张瑞岩是怎样做的?

“业精于勤,行成于思。”是笔者完成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心脏科主任张瑞岩采访之际,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句话,当天短短1小时“所谓”采访早已疏离形式,我们更像是“师生”间的聊天。

医三代的必然选择,不忘求真

不同于很多医者怀揣“救死扶伤”的梦想选择学医,张瑞岩身处医生世家,其祖父和父亲均是医生,因受益于1977年放开高考之幸,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学医可谓家族、父母早已寄予的厚望。张主任坦言,从小就在部队医院长大,对医生工作的忙与累印象深刻,但17岁的自己对外面世界知之甚少,和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样,迷茫和确切选择下,顺其自然成为必然。

虽然一切是看似“被安排”的职业选择,但张瑞岩没有懈怠,用始终如一求真钻研的态度对待,我想如今早已成为业内精英的张主任仍愿热衷推动转化医学的研究和应用足可见其为医者的一份“真”。采访中,张主任回忆实习的日子还笑称,因常执拗研究无法解释的医学问题而难倒带教老师。

破常规,疑国内“第一例”PCI背后故事

采访中,张瑞岩直言自己对外科、对手术的偏爱,却因身材不够高大魁梧而放弃转向机制较为复杂的心血管内科,随后快速果敢的性格使他醉心于冠心病急性发作期的抢救,即使身处高强度的昼夜翻班,张瑞岩回忆中更多的是血管开通的价值感和救人的快乐。

20世纪90年代,快速有效的PCI(全称: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因抗凝问题致使其临床指南严格规定仅用于择期患者。当时,瑞金医院心内科接收了一名急性发作的心梗患者,通过反复溶栓等常规治疗均无效,张瑞岩大胆提出,在努力控制凝血平衡情况下,PCI可一试。无计可施权衡利弊下,上级领导同意了张瑞岩的决定并迅速展开,术后造影显示,血管开通,患者得救!术后,大家查阅资料才发现,国内尚无此特例治疗(猜测当时可能因违背指南而未记录在公开资料上),但国际上也有医生成功尝试并已经积极开展研究。如今,因抗凝药物发展,PCI术已成为急性心梗患者的首要治疗选择。

医学前进需要不断质疑和创新,需要有打破常规的勇气。我想张主任敢于采取与指南想反的治疗,必然是在其研究透彻下谨慎却大胆进行,这看似矛盾的集合也是精医者最独到的亮点,更是张主任如今投入转化医学初心之一。

转化医学,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的完美搭档

转化医学是21世纪以来国际医学健康领域出现的新概念,2010年由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振义院士领衔,上海交通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正式挂牌成立。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心脏科主任,心导管室主任的张瑞岩深知其临床研究之迫切,转化医学正是最佳桥梁。张主任所在团队已有两项研究引起广泛关注:

其一是,对糖尿病患者的动脉粥样硬化加速的探究,发现很多蛋白正常情况下是无害的,但被糖化之后则对机体有损伤作用。例如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以往我们认为它是保护性因素,其值越高越好,但在糖尿病患者中,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被糖化后反而成了一个致病加速因素。
其二是,心肌梗死后的重构,团队收集了很多心梗后患者的心功能数据,利用心脏超声或MRI判定心肌重构发生的时间点,然后用动物模型找出哪些蛋白变化会导致心肌重构,目前该研究还处于相对初步阶段,但其发现炎症作用因子的关键点还是引起了业内瞩目。

以上两项研究选题均是来自张主任及其团队医生在实际临床中碰到了问题难点,如果能够得到基础研究的理念支持,我相信将会改变临床诊疗的多项路径。临床无处不研究,是我对张主任最深的印象,如上海瑞金医院为职工进行的冠心病高危因素体检筛查的公益活动,张瑞岩及其心脏科团队,除持续关注同事的健康指数外,还将其变化数据纳入单独的项目研究中,他更是笑称,这可是最稳定有效,直观可见的数据样本。

采访接近尾声,张瑞岩主任指着面前的电脑告诉我,“你们到访之前,我一直在校对修订最新的中华医学会心肌梗死治疗指南,每次的更新都意味着医学的一点进步,因为是诊疗规范指南,我需要逐字斟酌,不能有丝毫差错”。

诚如面对患者,张主任始终将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遵循医学规范,严守科学规律,寻找一切可突破可完善的点,再通过临床验证,最终写入或修改指南,指导更多医生,让更多患者受惠,这就是一名精医的力量,也是张瑞岩内心感受到的,最独一无二的价值!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心脏科主任张瑞岩)

笔者后记:张瑞岩主任和其妻子二人均是三甲医院医生,工作有多繁忙大家可想而知,作为“医四代”的女儿从小缺失了很多陪伴,这也是张主任最大的遗憾,最终,他尊重了女儿的意愿和自由,并未安排其学医,但是他说,“我相信未来,中国的就医、从医环境,包括“医二代”的成长环境会越来越好!”